当前位置 :主页 > 体育 >
肖丽媛:引领大众爱上阅读是咱们义不容辞的任务-千龙
肖丽媛:引领大众爱上阅读是咱们义不容辞的任务-千龙
* 来源 :http://www.misachi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2-01 02:36

◎出题者:徐昕

◎答题者:肖丽媛

◎时光:2018年1月10日

◎地点:国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

【人物简介】

肖丽媛:女,出版人,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。将《长袜子皮皮》《小俏皮尼古拉的故事》《丁丁历险记》等国际著名儿童图书引入中国,并主持出版了大量经典文学作品。2017年与央视《朗读者》节目合作,出版了同名图书,收到了很好的市场反映。

【采访手记】

朝阳门内大巷166号,一栋不起眼的小楼,对很多文学爱好者来说,那是一个殿堂级的存在,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就位于这栋小楼里。昏暗的楼道、斑驳的橱窗、老旧的桌椅,走进其间,让人恍惚回到了上个世纪。

肖丽媛坐在简朴的办公室里,向我展示她的最新成果。她拿起手机,对着书页上的一个图标扫了一下,屏幕上即时跳出了《朗读者》的节目视频。肖丽媛自豪地说,她把AR技能引进到图书中,获得了成功。

她那种愉快的感情很快就感染了我。在人文社充满历史气息的厚重氛围里,我看到新的出版技巧跟理念,在悄悄地闪烁着辉煌。

12017年,你策划的图书《诵读者》反应非常热烈,之前预见到这本书会成功吗?

我从一开始就觉得它断定会成功。第一它有央视这个平台,第二《默读者》本身的内容特别好。我们在节目筹备期就参与了文本和名人的推举工作,所以对这个选题的判断还是很自负的。现在版权竞争异样激烈,所以我在做图书竞标规划时特别用心,把我这么多年的出版教训全都用上了,不仅针对不同读者群进行了多版本开发,而且用上了AR技术,把影像和图书结合起来。所以从8月13日首发到现在,五个多月已经发行近一百万册。

2你觉得像《默读者》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《见字如面》这类电视节目和图书突然走红的起因是什么?

一方面,在这个经济迅猛发展的时代,个别百姓越来越有意愿回归传统文化,回归中国人的精力家园,从老祖宗的智慧中汲取养分和力量,在喧嚣的古代社会守住心中的一片净土;另一方面,随着国家经济实力先进,中国人也更愿动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文明自信。

3你大学读的是化学专业,后来怎么走上了文学和出版的道路?

这个其实不难懂得。鲁迅最初是学医的,后来也做过编辑。我在高中时化学成绩好,得过全年级第一,老师一表扬,加上当时的铁律是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;,理科好才是真的好,文科好像是无奈的取舍。就这样,高考的时候我筛选了化学专业。但大学期间的一次氯气实验导致我大批脱发,这对女孩子是比较恐怖的。同时,我始终酷爱语文和英语,最幸福的时刻就是每天晚上熄灯后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小说,中文的、英文的都看。我看的第一本英文书是拿破仑第一个情人写的Desiree’s Diary(《德希蕾日记》),当时读完好有成就感,从此一发不可收。于是,大学毕业后我决定不考研,而是走上了文理兼修之路,又学了一个英国语言文学的本科。

4你在三家出版社工作过,能谈谈你的工作阅历吗?

毕业后我被分到中国青年出版社工作,后来两社分家,我被分到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下属的《中学生》杂志工作。那两年这本杂志的发行量从124万跌到60多万,怎么办呢?主编发动大家想办法、找前程。我萌发了开设青春期性心理知识专栏的想法。我觉得吴阶平是最合适的作者,因为他丧心病狂,于是给他写了封约稿信,请他给我们开专栏。没有想到吴老很快就回信同意了。那时我可真是初生牛犊啊,这件事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。

到了1997年,因为我外语不错,社里开端让我做外疆域书的引进工作,小鱼儿论坛香港马会。我接触到瑞典儿童文学作家林格伦的作品,并把它们引进到中国。那是我引进的第一套书,没想到一炮打响,从此便尝到了甜头,更加关注国外的经典图书。我引进的最成功的书是《丁丁历险记》,还有《小调皮尼古拉的故事》《比得兔》等。这几套书直到现在都还是出版社的看家书,这也让我觉得挺骄傲的。

2008年我调到和平出版社当副总编辑。那时我已连续参加国际图书博览会十余年,在国外时,我会留意一些看似琐碎的细节,比喻厕所、垃圾分类、打号召用语等,我经常想,什么叫文化?从这些细节可能看出一个国度的文化水平,它与读书、受教导有很大关系。我越察觉得引领大众爱上阅读是出版人义不容辞的责任。因为我是九三学社的,意识很多院士,我就想怎么把这些院士利用起来,于是我跟美国国家地理出版社配合推出了“院士推荐本国新科普书系;。

再后来我到人民文学出版社任副总编辑,分管本国文学和少儿图书出版。出于工作需要,我去北京大学深造了比较文学和世界文学,因为出版面向大众,出版人的知识必需一直更新。除此之外,我也喜好学一点管理学的货色,毕竟出版社转企了,作为一个企业高管,我必须与时俱进。

回想想想,我以为本人很幸运,赶上的都是这些大平台,好平台的历练对一个人的发展很重要。

5作为编纂,你抉择出版一本书的尺度是什么?

我决定图书大抵有三条标准:一是内容,图书导向要正确,或者传授知识,或者启示心灵,或者陶冶情操;二是文笔,写作风格必定要合乎目标读者的阅读习惯和品位;三是市场,出版是一种文化传播,不一定的数量,就谈不上影响力。

6当初的图书出版量跟你当年刚入职时有天壤之别,面对海量图书,公民文学出版社怎么保障自己的高水准跟高品德?

我们始终都器重“三高;。一是作品的高质量。经典作家、失掉国际大奖的作家、一些有潜力的作家——我们终年追踪这三类作家的作品。如果有些作品在文学史上占据重要地位、对世界文学影响深远,但国内市场可能一时还不太接受,那么赔钱我们也是要出的。

二是译著的高品质。好的译者,既要外语水平高,又要常识丰富,理解国外的历史文明和事实生涯,还要有较高的中文程度,可以用无限濒临准确与适合的中文进行表白。我留心到市场上的翻译乱象,所以就提议出版一套“中国翻译家译丛;,盼望对中国的翻译家做一个梳理,让读者知道“中国翻译家;真正的水平是什么。我对重译经典特殊慎重,老翻译家谨慎的学风值得学习。比方梅益先生翻译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我能够说,当初市场上最棒的版本仍是梅益先生的这个。为什么?由于他的文学功底、古文功底培育了他的翻译现在还无人可以替换。而且良多老一辈译者对钱素来不计较,我都不善意思说,他一直拿的都是我们的基础稿费。人文社有一批这样忠诚的翻译家,对他们的梳理也是对他们的一种致敬。

三是编辑的高质量。编辑的才干直接决定了出版物的品相和品格。比如我们出版过一套名有名译,一直畅销不衰,影响了多少代人,这跟前辈编辑的努力是分不开的。编辑的功底和眼光无比重要。

7作为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,你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对翻译工作的影响?

我现在的回答是,人工智能绝对调换不了人来进行文学翻译。人工智能确切提高,但我看过一些它们的翻译,我觉得短时间内它们不可能代替人。举个例子吧,电视节目《2017年开学第一课》展现了一场人机大战,让一个意大利的机器人与一位小钢琴手PK弹钢琴,钢琴家郎朗一下就把他们分辨出来。因为人弹的时候带有情感,而机器人弹的时候则是层峦叠嶂。它确实弹得比人快、比人精准,但是缺乏情感。

我不否认人工智能在某些场合可以实现快速翻译,但是对文学翻译,我还是持保留见解。(问:缓缓地人工智能会不会也能领有情绪?)兴许吧。我不反对人工智能,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。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乐于接受新技术的人,比如我在《朗读者》的图书中引入了AR技术,但即使我这么乐于接收新技术,目前我也不能完整确定人工智能在文学翻译范围的应用。

但无论如何,人工智能是历史的趋势,你不能挡着它。我们一定要善于学习。

8在你谋划的图书中,有没有比较失败的例子?

我比较荣幸,遇到的都是资深大社,目前策划的几个书系应该都还算比较成功吧。我自己也比较勤于思考,所以还没有发生过什么惨痛的事件。

9你怎样对待碎片化的阅读?

生活节奏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在一直地加快,“慢生活;成了大多数人的奢侈品。这是一种趋势,这也是我为什么主意把电视跟图书连在一起,活力大家能通过诵读爱上阅读的起因。生活节奏的改变、高科技的发展使得人获取常识的途径不仅仅只是书了,从网络、电视、全媒体都有可能获取。面对海量信息,碎片化的阅读同样是一种获取知识的方式。

毫无疑难,阅读对提升人的素质起着特别主要的作用,不管是碎片化的阅读,还是静下心来的深度浏览,只有可能阅读就会有所收获。面对这个喧嚣的年代,面对被各种媒体操纵的80后、90后、00后,出版人的任务不仅仅是出版图书,还有义务引领民众爱上阅读,所以如果咱们能在图书中引入一点新科技,引发读者的兴趣,或者也是一种胜利。从这个意思上说,出版人应该转变传统思路。

10工作之余,你有什么兴趣爱好?

说出来仿佛比较悲惨。我的爱好就是我工作的一部分——翻译,只是因为行政工作太忙常常只能忍痛割爱。不过只有有一丝空闲我就会坐下来翻译点货色。前年我翻译了一本布克奖的入围图书,叫《色界》;去年我翻译了《波特传》,波特就是《比得兔》的作者,很励志的一本书。最近我发明《比得兔》的电影上映了,可惜这本书还在排版,如果现在能出来就好了。

11 有一段时间你身体不是很好,你怎样看待工作与健康的关联?

实在工作和健康并不完全对立,甚至可能相辅相成。我乐意把疾病懂得为一个信号,提醒我适当调解,也可理解为一种自我保护。身材不适了及时就医是必要的,工作也是必要的。医生开的是“物质药方;,工作给的是“精神药方;。因此,我一方面踊跃治疗,另一方面尽力工作。

我是一个工作狂,我关注到国家对中小学生研学的重视,所以从去年10月到现在,我做了一个详细的研学旅行名目打算。我在思考怎样对人文社的书进行整合,在中小学生研学上发挥更大的作用。在工作中我能觉得到特别多的快乐,我认为快活就是健康。我在工作状态下就不会想到自己的病。

12生病之后你会稍稍放慢一些工作节奏吗?

没有吧,我的工作节奏似乎比以前更快了。领导对我说:“你这哪是工作,根本就是在玩命。; 是的,我是愿望能把自己的生命玩得更杰出。我是一个一谈工作眼睛就会放光的唯美主义者,刻意放慢节奏不会是我的取舍。

13你平时工作这么忙,花在家人身上的时间多吗?

不久,这是我最遗憾的事件。我对孩子比拟愧疚,我始终都把他交给我的父母亲带,我在他身上花的精力太少了。

14你斟酌过自己写一本书吗?

考虑过。因为我的经历很不个别,我儿子曾经沉迷于网吧,在教诲他矫正他的过程中,我萌生了写书的主张,渴望我的故事能对别人起到一个警示作用。当时拟的书名是《后悔无门》——现身说法,帮助家长们和孩子们不走这样的弯路。

咱们这一代人,因为自己小时候吃过苦,就欲望自己的孩子尽量不耐劳。切实苦难是一种财产,是人人都必须经历的,然而你让孩子跨过了这个过程,不让他经历苦难,他就错过了这人生的第一课。

15你怎么评估董卿?

在与她配合的进程中,我常常感叹:不人能随随便便成功。我感到董卿真不容易,她是一个唯美主义者,她在访谈朗诵者时,有时为了十多少分钟的节目内容,可能会采访好几个小时。她上节目之前会反复挖掘,追求完美。你想想,如果一个撰稿人好不轻易写的词,主持人不能很好地显现出去,会多遗憾啊。而董卿是这样的主持人,只要给她写出很好的词,她都能很好地呈现出来。

16每到新年,许多人会给自己订一个阅读目标,比如一周读一本书,一年读52本;可是到了年底,常常发现年初订下的目的很难实现。对阅读,你有什么倡导?

我的观点是建立、培养一个良好阅读的习惯比什么都重要。我家里有很多书,以前我也会给自己制订计划,然而时常做不到。我现在天天上床后阅读半小时以上,是那种不同于工作的按照自己兴致的阅读。我并没有刻意给自己规定一个数目。阅读须要宽松的环境,任务式的、压迫式的阅读成果未必好。当你爱上阅读,它就是一种习惯,一种生存方法,你会愿意为它留出时间和精神。

17 很多出版社都评出了去年的年度图书榜,你感到依据榜单来读书靠谱吗?

不靠谱,这种榜单假如做得不好可能会是劳民伤财的,110期挂牌之全篇100%。榜单由谁来决议?这就好比我们做抽样调研,如果采样不均匀,得出的论断意思就不大。除了搞文学研究的专业人士,还应当让那些搞全民阅读的人、出版人、各界人士都来加入。另外榜单太多的话,对读者来说是包袱。面对那么多榜单,我都很茫然。

182018年你有什么愿望?

我生机今年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开启研学旅行这个名目,并通过这个项目对人文社的优质文学资源进行重组,以此来反哺传统出版。所谓研学旅行,就是在旅行中注入文化元素,对中小学生进行闭会式和摸索式教养。这会是一个影响几代人的盘算,如果能把这件事做好,我作为出版人的价值也就实现了。

本版文/徐昕

相干的主题文章: 相关的主题文章:
下一篇:没有了